虞.

  多久没有过怦然心动了?
  五年?十年?
  估摸着那头小鹿早已在初初遇见你时便撞死了罢。
  可为何,再遇你时,我仍是那一般的手足无措呢?
  兴许它从未死去,兴许它仍长生不老,兴许它……只是在你的温柔乡里沉睡了罢,
  我什么也不知道了,只是想着,有那么一日,我可与你一齐仰望星空。

 
1 / 2

© 虞. | Powered by LOFTER